话题》觉察恐同与厌女的情绪结构:读《从噁心到同理》与《这是爱

分类:星空频道 349赞 2020-08-06 817次浏览
话题》觉察恐同与厌女的情绪结构:读《从噁心到同理》与《这是爱

在社会中打滚,我们势必难逃一个经验:总是有人逾越专业界线,以指导性的语气,界定什幺是对、什幺是错,而我们涌现被教导、被指责的感受。面对这些突袭,我们经常这样告诫自己:对方这幺专业,这幺友善,我们应该坦然接受,甚至感激对方。直到有一天,这样的模糊感受,才有可能显出轮廓,对方看似理性、合宜的言语,迟早会洩露出隐藏在内心的厌恶、甚至噁心的感受。

「我就是觉得同性恋很噁心」、「我就是讨厌母猪」、「我就是觉得女性比较不行」,这些都是人的感受,而说这些话的人诉求着:既然是感受,就不该受限制,应该被尊重。这些人彷彿在说:尊重别人的感受,这就叫做自由民主,自由民主你懂吧,不懂意味着不够文明。

噁心与厌恶,是学习来的

《从噁心到同理》这本书重新看待噁心这种情绪,首先要翻转的就是,噁心并非自然产生,也非天生如此。相反的,人们会觉得噁心,往往来自于一种区分「正常」、「不正常」的主流规範,以及基于此主流规範的偏误认知——同性恋就是不正常——是这样的偏误认知,让人产生同志使人噁心的感受。

同样的,许多人厌恶女人的不理性、无法合作。《这是爱女,也是厌女》告诉我们,厌女这种情绪的背后,潜藏着区分「好女人」、「坏女人」的主流规範,其中预设了圣女与妓女的二级向度,女人被评价为非此即彼。于是,人们就在「我是为妳好」、「只爱一种家」的保护之名下,掀起任意评价女人的道德圣战——女人就是不该如此——是这样的偏误认知,让人产生对女人的厌恶。

同性恋噁心,以及厌恶女人的情绪,绝非仅仅是个人的情绪,而是社会特定道德标準之下的集体感受,源自于一个区分「正常」、「不正常」或者「好女人」、「坏女人」的规範结构。换句话说,噁心、厌恶的情绪并非只是稍纵即逝的个人心理活动,而是人与人之间一座无形的阻隔之墙。这座墙,你可以说它是保护,但它更像是一种禁锢,是一种透过社会主流规範与认知框架所展演的道德二分评价系统。

人们口中的真实真理,就是对着厌女道德二分系统所说的话

问题在于,噁心、厌恶的感受,会表现在日常生活的人我互动,透过言论、行动,直接对我们品头论足。如果已经形成欠缺论据的指控,那我们还要尊重吗?尊重的限度在哪里?尤其这些人甚至会更进一步,义正词严嚷嚷着:因为你的存在让我痛苦,所以你有义务接受我的评价。于是,生活里面自然出现了以下的真实真理:「同性恋就是离经叛道」、「女儿本来就不应该跟妈妈顶嘴叛逆」、「女人不像女人,应该不会被性侵害吧」。

有一天,我们会发现,我们以为自己在陈述事实,其实只是受制于道德二分系统的指挥,说出了一个道德二分系统所期待的人我关係。《这是爱女,也是厌女》这本书在第6、7、13章都提到了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这本书。当房思琪告诉自己「爱」上老师的时候,像是在述说一件事实,却又更像是一种回应厌女道德二分系统的主体行动。「爱」上老师的事实就是在努力抵抗,追求一个成为好女孩的自我。房思琪彷彿在说,事情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,事情应该就是大家都认为正常不过的男欢女爱,这些都是房思琪对着厌女二元道德系统所说的话。

为什幺我们一边在主张性别平等的同时,另一边只要遇到社会文化回到日常家庭生活时,所有的人都自动归位,重新返回坐在刻板印象下的「性别分工、性别角色」的位置,彷彿性别平等只需喊出口号,平等就会实现。或者也可说是,行动主体无法把性别平等的思潮与价值,在日常生活进行生活实践与落实,只要一遇到障碍与窘境,就自动放弃价值,形成主张、价值与行动三个层面不一致的落差。

——姜贞吟,《这是爱女,也是厌女》

当我们在认知事实时,通常将厌女情绪结构,设定为说话对象,而我们说故事时,往往将叙事指向逃避或抵抗道德二分,以免自我遭到惩戒。试想,如果我们是兢兢业业的同志,受制于这个摸不到却也扳不倒的城墙;如果我们想像自己是自由人,面对排山倒海、固若金汤的「应该」,可以怎幺回应它?我们的选择性很少,最最简单的,就是牺牲自我的完整性,这使得自我主张、价值与行动之间形成不一致。于是,自我不一致,竟成为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。

性别政治核心在这里:锻鍊直视情绪结构的能力

个人的即政治的,这是女性主义的基本信念。过去所追求的,集中于挑战制度与资源分配的不平等,而今日所面对的,应该要直视厌女道德与情绪结构的不公平。人们的情绪可能是真实的,也可以找到合理的主流认知框架来源,这些都需要我们停下来,体会它,然后就可以思考,厌女情绪是否已然决定了我们如何认定事实、是否已然侷限了我们的性别互动、以及是否已然渗透到家庭与工作的制度设计,而这些,是否很有可能就是不公平的。

《从噁心到同理》将过去因为觉得同性恋噁心,而设立的禁止同性婚姻、惩罚同性恋性交的法律,称之「噁心政治」。

的确有些极受尊敬、甚具影响力的人,却拥护以噁心感作为立法準则的作法。

——纳斯邦,《从噁心到同理》

至于「同理政治」,《从噁心到同理》是这样说的:

要做到真正的尊重,必须能够想像,并且对其他人的人生在感情上有所参与,这是必要的。唯有这种能力是达到尊重的关键——要把别人看作终极目的,而不只是工具或手段。因此,同理的政治既包括尊重,也包括想像力,而想像力是尊重之中绝不可少的要素。

《这是爱女,也是厌女》所倡导的「多元协商」类似于「同理政治」,目标在于让弱势团体、边缘群体被看见,怀着尊重与想像,讚扬她们以有限的资源突破关係中的主体困境,肯认她们在二元对立间的叙事结构间讲出具脉络的主体故事。如果噁心跟厌恶的情绪是学习而来的,那我们也可以透过学习,直视这些不正义、排除他人的情绪,因而得以鬆动道德二分的情绪结构,促成互动与制度的改变。

性别政治练习题:个体比集体重要

个体面对情绪结构,如果不想被道德二分系统宰制,如果想要多一点自由,有个关键因素,那就是,在个体与集体之间,个体永远比集体重要。集体所炼造出来的故事,往往就是套用既有的道德二分法,而无法充分反映个体的真实。《这是爱女,也是厌女》提到:

生活在厌女网络的人,经常欠缺适当的语彙、理论以描绘自身经验,于是,社会各界难以辨识权势性侵、无法理解慰安妇的多元主体、欠缺反思社会汙名恶女的伤害,许多人被困在爱厌交织的控制与保护之中,欠缺能动性的资源与行动指引。此时,受困于厌女网络的人,很容易会产生自我困惑,甚至折损,以致于无法做出突围的思考与行动。

当个体试图抵抗情绪结构时,经常因为集体形象凌驾个体,个体被吞没于集体之中,而只能在集体中感受到自我。例如,个体有时会为了追求集体连结,在情绪下抓取道德二分二分法的道德观,在创造集体感的同时,也产生了扭曲的事实想像,从而複製了道德辗压的人我关係。

政治并不必然意味着要透过集体才有可能,集体还是要有一个又一个独立自主的个体,才得以鬆动既有的评价系统,且避免複製既有的压迫关係。

阅读这两本书之后,还需要牵引出下一步的动力:同性婚姻合法、同性性行为除罪化,只是一个开端;只是看穿这世界拉拢与惩戒女人的两手策略,絶对不足以造成改变。在拆穿情绪结构之后,我们还需要促发更多主体以其自身利益,持续挑衅、越界、敢于奇异与夸张,才有可能真正撼动主流规範的偏误认知。

这两本书提醒我们,必须对「情绪、感受」有更加警慎的觉察。当我们有能力看穿情绪结构认知偏误的拉拢与惩戒,并且拉开我们与这世界叙事模组的距离,我们才有可能看见这世界複杂的面貌,也看见自己在语言的世界如何被摆放,又如何可以在其中自我协商。至少,当下一次突袭来临之前,我们要有心理準备,千万不要在惊吓中不知所措,我们要直视这些怀疑、贬低、挫伤、厌恶、噁心感受,理解恐同与厌女的情绪结构。


话题》觉察恐同与厌女的情绪结构:读《从噁心到同理》与《这是爱 从噁心到同理:拒斥人性,还是站稳理性 ? 法哲学泰斗以宪法观点重探性倾向与同性婚姻
From Disgust to Humanity : Sexual Orientation and Constitutional Law
作者:玛莎.纳思邦
译者:尧嘉宁
出版:麦田
定价:38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话题》觉察恐同与厌女的情绪结构:读《从噁心到同理》与《这是爱 这是爱女,也是厌女:如何看穿这世界拉拢与惩戒女人的两手策略?
作者:王晓丹、余贞谊、方念萱、姜贞吟、韩宜臻、胡锦媛、黄囇莉、杨婉莹、孙嘉穗、陈惠馨、康庭瑜  
出版:大家出版
定价:42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