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题》船长与邮差:移动中的摄影纪事

分类:星空评测 968赞 2020-08-06 302次浏览
话题》船长与邮差:移动中的摄影纪事

***

今年2月出版《差差工作日誌》的台南邮差李翔,与驾驶赏鲸船的花莲船长江文龙,长年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分别凝视土地与海洋。他们未曾想过以摄影为业,也非使用顶级相机,却透过镜头,捕捉住工作场域动人的瞬间。

街拍与生态摄影,是素人摄影的两种重要类型,阅读誌希望藉由他们的作品,看见工作结合摄影的不同可能。

邮差的眼睛

2017年,是李翔担任邮差的第12个年头。3年前的他,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Instagram上闯出名号,更别说出版自己的摄影集。他的工作生涯,一直就是每天重複行驶在相同的送信路线:台南大内、善化、安定等区。

和大多数人一样,他最初只是随手用手机拍照,在APP找套适当的滤镜,放上社群软体,主要与亲友分享。直到朋友建议他,照片可以结合他的工作,于是工作上最亲密的伙伴──邮务野狼──开始出现在他的照片中。

上传到IG时,李翔帮这系列照片放上一句tag:「#差差工作日誌」。从这时起,邮差眼中的世界,定格了。

如果他在花莲或屏东担任邮务士,那他的照片就会是花莲或屏东的风景;如果他在渔港或山间送信,那照片里出现的也会是那里的模样。

《差差工作日誌》所收集的照片,是李翔日复一日工作即景的定格。田央小路、三合院稻埕正在晾晒的枕头,他早已看过一次又一次。所以当他按下快门时,定格的不只是一个瞬间,而是锻鍊后的生活风景。


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
差差李翔摄,取自差差Instagram


差差李翔摄,取自差差Instagram


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船长的镜头

出身讨海家庭的江文龙,其父江清溪是一位老船长。虽然江文龙从小喜欢海洋,打算高中毕业就跟父亲一出海,但父亲再三告诫:莫做讨海人,讨海人三分命,没有人会嫁给讨海人。

后来,他成为职业军人。退伍后,当起了木工师傅。因为父亲投资赏鲸业,希望江文龙回花莲帮他,于是他登上甲板,在夏季出海,担任船员或解说员;不出海的日子,继续做装潢。在父亲的经营的赏鲸船卖掉后,他接受拥有赏鲸标章的多罗满赏鲸公司的邀请,担任船长。

江清溪那一代的讨海人,经历过台湾渔业最兴盛的时期,渔获怎幺抓也抓不完,从没想过会有渔获稀少的一天。没有任何人给江清溪上过海洋生态学的课,但他从二三十年前,就放弃了流刺网的捕捞方式。江文龙常陪父亲去钓鱼,有时跟父亲抱怨没有鱼,但对钓鱼方式非常坚持的父亲说:「流来,鱼就来了。」

在与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合作以前,江文龙已经有来自父执辈的海洋观,而且当他出海时,经常会有一种想法:可不可以找到昨天那只海豚呢?

2010年,当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推动鲸豚个体辨识的计画「Photo-ID」时,江文龙自告奋勇,扛下摄影重任。此计画需要大量且清晰的鲸豚照,以瑞士海豚为例,每群约十数只,每只必须以不同角度重複拍摄3至4次,往往一次拍摄会产生600至800张的照片。

江文龙不愿用黑潮所提供的相机,担心多变的海面会损及基金会昂贵的器材。他自掏腰包,交由生态摄影名家金磊替他张罗相机。金磊回想起这个细节,说:「那就是一般的中阶单眼相机。」

没有任何艺术家的浪漫动机,而是生态科学研究。当时,也没有人预想到,江文龙日后的作品,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专业的生态摄影师。


江清溪与江文龙父子,欧阳梦芝摄


花纹海豚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
斑鳍飞鱼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
这只花纹海豚,是由香港影后叶德娴赞助Photo-ID认养,名叫「桃姐」。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邮差与船长

「我好像看过大家的生老病死了。我是说真的,大家的人生我都看过了一遍。」差差说。虽然每天驶在相同的道路,与相同的人打招呼,甚至讲的话都是同一句,可是每一天的感受都不同。

《差差工作日誌》中,忠实呈现李翔的送信所见,也呈现了当地的人口样貌──许多是老人、小孩、野狗。人文摄影中的偏乡议题,在他镜头下透过非常年轻的方式呈现。Instagram的滤镜风格,吸引了更多青年,重新发现阅读家乡的方式。差差小有知名度后,收信的阿公阿妈不时跟他说,自己的儿孙也是差差的粉丝。

书中出现在照片里的长辈们,都与李翔熟识多年。他坚持不轻易拍摄他人生活,而是有了交情之后,在某个自然的时刻,按下快门。这些人的生命故事,他都略知一二,但他不留太多文字于书中,不多说,也是对他们的尊重。

「有些照片,如果当下不拍就没有了。」李翔说。

接受访问时,江文龙对于自己故事,也几乎没有多说几句。不过,谈起父亲时,他的言语会多一股暖流。「煮菜要煎匙,做人爱坚持。」父亲说过的这句话,半小时里他重複了两次。

在渔获稀少的现在,需要很长的时间等待鱼群,他陪着极有耐心的父亲,等待鱼群,一如他手握单眼相机,等待鲸豚。

看似腼腆的江文龙,其实也有调皮的一面。经常与他搭配的资深解说员土匪,说起他们一起出海的故事:「那一天,我们的游客素质非常好,天气也很美,鱼群也很棒,在接近回航的时候,我突然感叹地说:神啊,如果你听到的话,就请再给我一群海豚吧。此时,赏鲸船一个转向,一群热带斑海豚在阳光下飞越,天啊,还真的有神!」

神奇的其实是江文龙船长。与他相识10年的生态摄影师金磊提到:「在我们这群朋友里,他是对海观察最深,经验也最久的人。他的作品没有这幺多技巧性,反而是透过他长年对鲸豚的观察,甚至在鲸豚预备做一些动作以前,他就已经预测到,并準确抓到那个瞬间。」

解说员土匪也会对他开玩笑说:「每次出去,要逆光要什幺角度,都是你在决定的!」因为江文龙不仅是摄影师,还是一位船长。一个解说员可以依靠资料收集与记忆,记下鲸豚的特徵,但在遥远的海上,一眼就能辨识出前方鲸豚的位置与种类,只有讨海人才能办到。


虎鲸与赏鲸船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
飞旋海豚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
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
这只狗守护了这台车与车后的农货。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按下快门

「自己的打卡点自己找,而且找到之后,不要告诉别人。」差差说,十多年的工作经验,他见证到古城台南的老屋快速凋零,自然风景因为观光热潮而遭到破坏。所以他从不告诉别人他拍照的地点。当他激动地谈到怪手拆了他每日经过的老房子时,也透露了他唯美镜头底下鲜少表现的愤怒。

江文龙希望通过自己的照片,让陆上的人看见这些美好,才会更关心海洋。每当辨识出曾经记录过的海豚,他都会非常开心,好像遇见了久别的老友。立于一般人站都站不稳的船上,江文龙拍下无数精彩的照片。想起父亲对他投身海洋的告诫,他说:「讨海人的『讨』,也是『讨伐』。讨海人要很有勇气,去面对上天的挑战,面对大自然的挑战,他本身也要有勇气,所以我觉得,身为讨海人应该满骄傲的啊!」

当差差李翔跨上那台邮务野狼机车,隐没于大街小巷;当船长江文龙启动赏鲸船的引擎,驶入大海时,他们只是你我都不可能辨识出的寻常职人。但当他们的镜头按下快门,这个世界便鲜活了。

採访:黄郁芳
文字:黄郁芳、吴致良


差差提到,邮差的工作并不像照片中的浪慢。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
野狗是邮差送信最大的敌人。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
不老骑士的坐骑与邮务野狼的合照。差差李翔摄,有鹿文化提供


瓶鼻海豚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
花纹海豚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
飞旋海豚,江文龙摄,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提供

 


 

差差工作日誌
作者:李翔  
出版:有鹿文化  
定价:450元
【内容简介】

作者简介:李翔
喜欢土地,喜欢自然,喜欢情感。目前于中华邮政担任邮务士,同时也是台南市政府观光旅游局官方Instagram帐号指定摄影师,《天下杂誌》「微笑台湾」专栏作家。他在三年前开始拍照,一开始只是想为自己的工作留下纪录,照片陆续发表在IG上,获得广大迴响,因为他捕捉到了属于台湾最在地的美丽风景。
更多李翔作品在:rookie030


延伸阅读

黑潮汹涌:关于人、海洋、鲸豚的故事
作者: 张卉君  
出版社:网路与书出版  
定价:280元
【内容简介】

作者简介:张卉君

成功大学台湾文学硕士。
来自山城埔里,热爱跑田野、阅读、文字创作、逛书店,早年即以「洪亮」为名,在东海岸走江湖。
二〇〇五年加入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,自此以黑潮人自居,曾任: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海洋文化部专案经理、鲸豚生态解说员、美浓爱乡协进会生态聚落文化研究员、莫拉克灾后独立报导人。
获奖经历:叶红全球华人女性诗奖、花莲文学奖、全国学生文学奖、海洋文学奖、凤凰树文学奖等,着有《记忆重建:莫拉克新开灾誌-六龟新开灾后口述史》。现为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执行长。 

赞助黑潮:专案募款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