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题》编辑变侦探,130封公文寻到90年前小学生的后代:《日

分类:人类玩家 143赞 2020-08-06 327次浏览
话题》编辑变侦探,130封公文寻到90年前小学生的后代:《日

编辑一本书,可能遇上多少艰难?近日即将出版的日治时期台湾少年小说读本《春风少年歌》,以及童谣读本《宝岛留声机》、《童言放送局》,旨在回溯台湾儿童文学发展的滥觞。其中《童言放送局》收录日治时期公学校台籍学童创作的童谣,所有作者都是1920年代就学的台籍小学生。90年后如何找到作者取得授权?成了出书前编辑团队面临的一大挑战。

总责这套丛书编辑工作的《文讯》总编辑封德屏表示,过去数十年来,《文讯》曾经接下各式各样的任务,寻找过好几百位作家,对这种寻人的挑战并不陌生。但不同的是,这次寻找的「作家」是1920年代就读公学校的学生,他们一生可能就只创作过这一篇作品。这些素人作家不是资料单薄,而是根本只留存蛛丝马迹的线索。




「日治时期台湾儿少读本」主编封德屏(右一)与作者家属合影(《文讯》提供)

为何当时的小学生会开始创作童谣呢?日治时期台湾总督府有两项与儿童文学相关的政策,一是「童话运动」,二为「童谣运动」,其中台籍学童使用日文创作的童谣,有令人惊豔的精彩表现。

为了提升儿童文化水準,学校鼓励就读的学童创作童谣。而当时发行量最大的《台湾日日新报》附录週刊《台日子供新闻》与《台湾教育》月刊,亦闢有专栏刊载童谣。自1925年到1930年,《台日子供新闻》上刊载的童谣作品即超过3860首,可见风气之盛。




《台日子供新闻》封面(《文讯》提供)

这些童谣的创作者有男有女,有闽南人、客家人也有原住民。就地域来说,来自台北州、新竹州、台中州、台南州、高雄州,几乎遍及全台各地。报章刊载时,会记录学童的姓名、地区、学校、年级的资讯,例如童谣〈火车〉的作者,是这样记载的:

吴竹性,新竹市第一公学校五年级

这样简短的一行字,是编辑团队寻找作者的唯一线索。面对严谨的个人资料保护法,如何依凭有限的讯息找人,即使是经验丰富的《文讯》编辑群也不免摇头兴叹。




1928年9月9日,《台日子供新闻》上的作品(《文讯》提供)

庞大作者群的寻觅工作,首先是一一比对查核学校名称的更迭,例如当年的「新竹市第一公学校」,即现今的「新竹市新竹国小」。接下来,编辑团队试图向地方户政机关查索,但由于非亲属关係,无法直接调阅资料,只好改循公务管道,透过北市文化局发文请求协查。为此,编辑团队前后发出了一百三十多封公文,又苦等数月,前后历经了半年多的努力,才陆续收到回音。

在将近一世纪之后,经过锲而不捨地进行全台寻人任务,蒐罗资料、取得授权,最终能联繫上半数作者的家属,成果实属难得。

其中,许多家属一辈子也不知道亲长曾在幼时写下诗句。譬如刘振声之孙陈志春表示:「儿女们都不知道阿天佑(刘振声小名)会写诗,只知道他是个勤奋努力的父亲,为了这8个子女的家,是没有闲功夫写诗的,只能没日没夜的工作。但从他字里行间,依然可以看出他的文学素养。」

封德屏表示,既使过了90年,作者已离世多年,但许多后人一读到这些童谣,立刻表示这确实像出自先祖的手笔。前文提到的吴竹性的〈火车〉,诗文如下:

大大的鼻子
冒着烟
吃 吃 吃地奔驰
火车先生
吃了
满肚子的人
要到那儿去啊
火车先生




(《文讯》提供)

写于小学五年级的这首作品,竟似预言般,预告了这位学童往后大半生的日子都奉献给火车与汽车。1918年出生的吴竹性,曾赴东京铁道教席所进修,战后服务于台湾铁路局,1957年于铁路局彰化机务段长任内,因叛乱案嫌疑被捕入狱,于绿岛服刑12年,2001年始申请并通过冤狱平反及名誉回复。

吴竹性长女吴琉璃表示:「在晚辈(孙辈)心中,阿公严肃律己,木讷寡言,喜怒不形于色,想不到童年时期心中充满幻想,显露文采。中年时期因受白色恐怖阴影笼罩,更加谨言慎行,文艺幼苗摧残殆尽,至为婉惜。稍感安慰的是,晚年任职汽车公司时创办《和泰园地》刊物,集撰稿与编集一身,悠游其间,得偿宿愿。父亲一生的工作生涯与交通工具息息相关,前半生奉献给火车专业,后半生则以汽车产业为主轴。如今展读童年着作豁然开朗,原来他对未来志业早有定向。」

编辑这套选集时,封德屏特别喜欢以下这首作品:

庭院的竹子啊
要长多高呢
长得太高了
月亮的通路
就会被你妨害了
──〈竹子〉陈氏信,新竹州大湖公学校二年级

诗文以竹为题,实际上则传达了月光皎洁之美,素朴语言展现了可爱的童趣,是十分精采的作品。这首诗的作者陈氏信之子陈文贤,收到苗栗县大湖国小转来的公文时感到无比兴奋。他特别出席新书发表会,并于会中表示,当聆听到家人朗读母亲的诗句时,「我彷彿听到母亲早年对人说话彬彬有礼、条理分明的语气再现,令我感到陶醉与兴奋。」




书中收录作品作者陈氏阿信之子分享感言(《文讯》提供)

「柯南办案的神奇故事居然发生在我家。」许多接获消息的家属都喜出望外,惊讶严谨稳重的家族长辈竟也曾创作过如此活泼的作品。家属欣然发现了长辈浪漫童心的不同面向,纷纷将诗文视为最珍贵的礼物。

试想白驹过隙,后人两鬓雪白,忽然收到父母生前童稚时期的诗作,这来自过去的文字,宛如重现离世亲人的样貌,是何等传奇。编辑过程虽历经艰难,但所获得的反馈,不仅能让史料保存、让文学得到推广,更能穿越时空,连结古今的人们。




「日治时期台湾儿少读本」新书发表会大合照(《文讯》提供)

 ▇「日治时期台湾儿少读本」丛书小档案

共有3辑,分别为《春风少年歌:日治时期台湾少年小说读本》、《宝岛留声机:日治时期台湾童谣读本1》、《童言放送局:日治时期台湾童谣读本2》。

《春风少年歌:日治时期台湾少年小说读本》
收录包括张我军、杨守愚、杨云萍、杨逵、张文环、翁闹、龙瑛宗、巫永福、吕赫若等9位新文学作家共17篇作品。他们在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,也关照儿童世界的阅读和书写,开启少年小说写作的先河,主题不约而同聚焦在启蒙与成长两大主题。新文学作家们在这块园地播下第一代的种子,结出了丰美的果实。


《宝岛留声机:日治时期台湾童谣读本①》
以「留声机」来回忆台湾的童谣,选入江尚文、林世淙、徐富、庄月芳、庄传沛、陈保宗、陈英声、陈湘耀、周伯阳、黄五湖、陈君玉、黄耀麟、杨守愚、廖汉臣、蔡培火、赖和等16位公学校训导与童谣作家共28篇作品。他们以两种语言交织,热闹地响应了台湾总督府的童谣推行运动。除了因应殖民政策的日文书写,同时也致力维护汉文书写的传统,带领读者一窥日治时代的宝岛风貌,以及人民质朴的生活况味。


《童言放送局:日治时期台湾童谣读本②》
以「放送局」来象徵当年童谣的传播,内文精选Siran‧Iban、王登山、吴竹性、宋金棠、宋瑞楼等36位1920年代就读公学校时期的作品。内容丰富,题材多元,区域广纳台湾本岛与离岛,族群涵盖闽南、客家与原住民,作品成熟度大获已故作家林锺隆先生讚誉。本书收录作品相当具有乡土色彩,透过儿童天真无邪的视角,让世界都套上一层「童心」的滤镜,真诚动人。